学校简介

校务指南

联系我们
电 话:0595-88157355
电 话:0595-88199099
邮 箱:158762738@qq.com
地 址:晋江市新塘街道荆山社区
领导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校简介 > 领导风采

         写给编者的话:温玉泽,从一个农民工到“异地高考”的探索者,从“异地初中、高中班”的设立,到“异地会考”的实现,再到“异地高考的体检”…… 这些举措均为全国首创。中央电视台一套综合频道《晚间新闻》“今晚关注”栏目,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走基层-第一手调查”栏目长篇幅报道了学校的办学模式创新尝试。中央七套“聚焦三农”也为学校异地教学班做了专门的采访,《半月谈》杂志2011年第19期“科教卫生”版刊发题为《一所外来子弟学校的“异地高考”梦》的长篇文章,专门介绍了学校的办学过程。中新网、中国青年报、省电视台、福建日报、海峡都市报、四川日报、四川华西报、重庆晚报、省教育频道、泉州晚报、泉州电视台、晋江电视台、晋江经济报等媒体也相继报道。恳望农民日报给予关注,也为解决农民工子弟“异地高考”难给予呼吁。

 

走近温玉泽

                                                                                          ——记一名“异地高考”的探索者

 

    远山,夕阳,一抹晚霞掠过天边;近水,农家,一群飞鸟驰向树林。奔忙了一天的他,放轻了脚步,伴着缕缕秋风,行走在归家的路上。

    这里,地处晋江与石狮交界处,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客厅里,一部21英寸的电视机和几把塑料凳子便成为这六口之家的奢侈品,还来不及去端详内人那春风般相迎的笑脸与回应儿女们亲妮地呼唤的时候,那平静的外表和归家安享的氛围,已掩盖不了正在燃烧的内心:曾经的努力,证实的只是过去,渐长的雄心,打造的是众人期许的未来。站在自己不足十平方米的客厅里,临窗,目之所及的是石狮与晋江那高楼林立的工厂,可脑海里所想的却是川、渝那遥远的故乡;而站在中国地图的挂图面前,屈指点到的,已是湖南、湖北、江西、安徽,还有贵州或是云南——他,就是荆山、梧埭、梧林、荆梧四所外来工子弟学校和晋江市顺豪校车营运公司的董事长温玉泽先生。因为他要为解决这些地区来晋江务工的农民工子女们读书难的问题筹谋下一个计划。

    温玉泽先生于1965年1月出生于重庆垫江,1983年7月高中毕业,随即便背上了行囊,与几个好友一同来到晋江闯天下。一路数来,他当过油漆工,进入过餐饮业、娱乐业,还搞过建筑行业;这一干就是二十来年。当年一路出来的人,都已是孩子该上小学念初中的父母了;现在一起工作时,最热议的话题无一不是子女读书难的问题。“说者无心而听者有意。”这些热议便是让他萌生了跻身教育事业最初念头的原动力。

    2005年,他终于迈开了办学搞教育的第一步。走荆山,探新塘,访晋江,一路上,他得到了各级政府热心的关怀与鼓励。便于是,一次性斥资300多万——这可是他二十年来的积蓄啊——在荆山树起了新塘第一所外来工子弟小学的牌子。这年秋季开学,蜂拥而入的景象让温玉泽先生顿生成就感,掌声与鼓励声也濒濒而来。爱心和幸福感一经叠加,让温玉泽先生扩大业绩的雄心获得再树。既然有了第一所,那么践行“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路上,于是便有了第二所,第三所,……。

    2006年,在朋友的帮助下,他又投资了150多万元,创立梧埭外来工子弟小学,之后,便又有了梧林外来工子弟学校。其中,梧埭已由原先的百来名学生增至九百八十名。而座落在新塘街道梧林村的梧林小学,则是一所具有很大发展潜力的现代化花园式学校;起点之高,在晋江市外来工学校之中亦算是首屈一指的。

    这三所学校,围成一个三角形,各学校均在三角形的角点上,而每一个角点的周边,遍地开花式围着的是一幢幢、一块块乃至一片片服装业,鞋业或建筑业的新型作坊与工厂,从而形成了一座座具有晋江特色的新型产业城市。可撑起这些新兴产业城市的工人主体,便是千千万万的外来农民工。他们都是温玉泽的工人弟兄。温玉泽觉得他是将要再作一件前无古人的事。

    走进2007,新的问题又在缠绕着他。小学毕业了,这些活泼可爱的农民工子女初中又往哪里送呢?又怎么去送呢?户籍是一个难逾越的门槛。于是他又走荆山,探新塘,访晋江,一路得到的又是各级政府的支持与鼓励。他又迎来了新的曙光。2007年秋期,在原有小学的基础上,荆山学校增设了初中部。

    这样,实施九年一贯制办学体制的荆山外来工子弟学校的牌子挂成了。这一年,他设法投资600多万元,树起了一栋新的教学大楼;一切都是按照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要求去构思的:音乐室、阅览室、实验室、电脑室……还有校车15部。

    但紧接着,又传来了新的呼唤。

    时间刚刚推进到2009年的春期,初三毕业班中考复习之帷幕一拉开,“农民工子弟高中读书难”的呼声,便从四面八方的皖工、赣工、鄂工、湘工、贵工口里阵阵送来,而这呼声又竟是如此震耳的强烈。其难就难在高考中的户籍约束,是一个难移的铁门槛。这不比中考,晋江点了头,福建认了可就算得了数的。“能否在不移门槛的情况下,让孩子们既能读书又能顺利地参加高考呢?”

    爱心和雄心让温玉泽的脚步走得更加沉稳,也更加坚定。

    他开始了自己的又一轮走访。他牢记邓小平同志“摸着石子过河”的教导,决心用创新的思维方式开辟一条异地联办高中的新路子来。他叮嘱自己,决心把这辈子剩下的光和热,全部投入到农民工子弟顺利完成幼儿教育和十二年全程国民基础教育并能顺利走进大学读书的事业上来。一个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的农民的儿子,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仅完成高中学业的青年,一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经的油漆工与泥水匠,竟有如此成就大业之志的雄心,不能不说是一位从平凡的路上走过来的英雄。可前进的路上又该有多大的困难让自己去挑战呢——这可是全国的首创啊!这个路,已摆在自己的面前,他无法去思考困难的有无与大小,因为建立在爱心基础上的雄心已让沸腾着的热血在胸膛激荡着,澎湃着,让他无法平静下来。“就一定要让读完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去打工吗?”不,温玉泽不答应。“就一定要让读完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离开父母回原籍读高中才能参加高考吗?”不,温玉泽不认可。因为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深知同自己这一路走过来的兄弟们“冷暖自知‘书’自读”的艰难与下育小上养老的不容易。“我不为兄弟们想,谁当为兄弟们先想?”“我不为兄弟们去干,谁当为兄弟们先干?”前进的道路上尽管有多难,但“难在我一个,方便给大家,是可为‘不亦乐乎’?”况且,还有两地的政府啊!留住了学生,不就是留住了农民工吗?招来了学生,不也就是招来了农民工吗?于是,他决定分三步来走好办高中班的创业之路。

    第一步,是让读完初中的异籍学生在本校能读上用该省版本作教材的高中;第二步,是让顺利完成高中学业的学生能顺利地参加会考和高考;第三步,则是实现异籍高考。“路漫漫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子之训,不时在耳边响起。这时,他才认真地回味起二十几年前在鲁迅《故乡》中读的那句“这世界上原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的文字来,觉得当年百思不得其解的道理到现在便成了简单,这便进而又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能够为农民工子弟读得着书做些事,这是自己的神圣职责与义务,所以当义不容辞;能够在自己办的学校里培养出进大学读书的农民工子女,这是自己为农民工这个群体成就的一份光荣。所以,荣不可辱。“就算这还不是‘先农民工之忧而忧,’也可以算是后农民工之乐而乐的吧。”他的这些想法,也都是一些朴素感情的自然流露。他不去过多地考虑或者说看重赚钱与亏本,他看重的是事业。于是,一次新的长征开始了。

    长征的第一步,还是走荆山,探新塘,访晋江。地方各级领导还是大力的支持;这支持让他进一步坚定了异地联办高中的信心。第二步,是走四川广安,访重庆垫江;故乡人的支持与鼓励,让这位奔走办学路上的游子咽下了定心丸。接下去是,登门于江西九江,相约于安徽阜阳,乘车抵湖北黄冈,漂船至湖南岳阳,闯关到贵州遵义。一路上,他无心去登庐山攀黄山,也无遐意去“自将磨洗认前朝”的古战场,倒是去岳阳重温了一下先贤之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来自砺,再到“遵义会议旧址”去领略了一下开国领袖们创业路上长征途中的艰难苦辛。……学籍,教材,教学计划,资料,试卷,还有当地的名师,能带的一并带来,能请的一并请来。颠簸,颠簸,再颠簸;往复,往复,再往复。求援,求援,再求援。终于,2009年的秋期,荆山外来工子弟学校高中班的第一届从川、渝、皖、赣三省一市成功招来了48名学生。一个很吉利的四季皆发的数字,带着笑容在鼓励着他。

    时间走到了2011年的秋期,新一届的高一在上述六省一市共招了217名新生,学校已有43个教学班2300多名学生,已是晋江市唯一一所从幼儿园到高中四学段全日制的初具规模的联办学校了。烦请来校的朋友们、家长们看一看,当这些不同省份的学生齐刷刷地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讲的时候,当他们又一齐成队步入操场整齐而欢快地做起广播体操展现那健美身姿的时候,当他们又一齐趋步涌进食堂饭厅欢天喜地地美美地就餐的时候,在当他们晚自修后又一齐安安稳稳地睡在寝室,听他们发出一阵阵鼾声的时候,你此时的心跳能否像温玉泽先生看到听到时一样,尤如听到贝多芬第五交响曲那样地欢快激昂吗?有如登山者久渴无水之后的干喉咽下甘泉一样的清凉吗?亦或是有如一位年轻的母亲怀抱刚生下的婴儿时拥有初为人母那样的愉悦与幸福吗?毕竟,他是为这些孩子们的今天一共奔走了十个两万五千里长征之路的人啊!

    为了方便学生,他成功地在晋江举行了川渝异籍会考;

    又为了方便学生,他又成功地开办了六省一市与高中教材对接的初中班。

    还是为了方便学生,今天,他仍奔波在川渝的土地上,为明年参加高考的学生实现异地体检而努力。

    也还是为了方便学生,他明天还必须……

    办学,竟然有那么多的必须,而那么多的必须里,又只能是必须由他温玉泽一人去作。一个农民工的社会价值,不就是从一一解决这许多必须解决的问题中去获得提高吗?一个曾经的油漆工与泥水匠的生存境界也无疑是从一一解决这些必须的问题中去得到升华的!

    人,并没有天生的伟大,为他人做的事多了,他一定不渺小;一个人本来很渺小,但他为他人做的事多了,他就一定能在成就的事业中变成不平凡。

    胡锦涛同志曾在走访西柏坡之后告诫全国的党员干部时荐言:“诚心诚意办实事,尽心竭力解难事,坚持不懈做好事。”温玉泽同志才真的是这样做的一位好同志。

    又一个思索的晚上过去了。当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的时候,着装依然是那老一套休闲服的温玉泽先生已踏上了为实现他计划中的下一个目标而战的神圣之路。

 

 

 

 

版权所有 荆山学校 地址: 晋江荆山学校 电话: 0595-88199099 闽ICP备案:13019935
Copyright © 2013 晋江荆山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泉州市推巴信息咨询有限公司